欢迎来到中国电玩网!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游戏资讯 > 手游资讯 >

大妈杀入区块链或被割韭菜 相关传销平台已超3000家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电玩网收集自网络 发表时间:2018-07-09

导读:近年来,随着比特币的大幅涨跌和“区块链”概念的爆火,许多打着“区块链”旗号的传销诈骗也频频出现。“老套路”穿上区块链的“新马

近年来,随着比特币的大幅涨跌和“区块链”概念的爆火,许多打着“区块链”旗号的传销诈骗也频频出现。“老套路”穿上区块链的“新马甲”,立刻化身“中国大妈”们追求“财务自由”的又一个“新捷径”和一个个价值上亿的“大坑”。专家建议,相关部门建立联合监管和联动打击机制,提升风险隐患排查能力,对“区块链”过度炒作乱象进行及时降温。

“区块链+诈骗”显现三大“套路”

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就像分布式账本。随着“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虚拟货币价格大幅飙升,普通投资者对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投资兴趣也愈发旺盛。

今年年初,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负责人李旭阳称,利用区块链概念搞的传销平台已超过3000家。记者盘点近期发生的案件发现,“区块链+诈骗”主要有三大“套路”。

套路一:“空手套白狼” 炒高币值再“割韭菜”

今年5月,深圳南山警方通报了一起以虚拟货币为名行诈骗之实的集资诈骗案。涉案虚拟货币为普银币,由深圳普银区块链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其官网和收购的“趣钱网”P2P平台发行。调查发现,普银公司通过互联网、社交软件等平台对外宣称其发布的普银币是一种以百亿藏茶作为抵押的虚拟货币,投资者所持有的每枚普银币都有对等实物藏茶作为抵押。

诈骗分子宣称,投资者可将普银币放到虚拟交易平台聚币网上买卖,以此赚取差价。但根据警方侦查结果,价格的变动系该公司使用投资人的投资款进行操作,一度将普银币的价格从0.5元拉升至10元。当大量投资人进场之后,该公司则不断套现。该公司在发币时称资金将用于茶叶的投资,但在侦查中发现,投资人的钱被该公司以其他目的挥霍。据警方通报,目前普银币受害者超3000人,涉案金额约3.07亿元,最高单个损失约300万元。

今年4月,济南警方端掉一个打着“区块链”幌子的传销团伙,查获涉案资金3亿余元。济南警方介绍,惠乐益电子商务公司在网络上设计了假的虚拟盘,并发布所谓的“宝币”“贵币”等多种虚拟货币。他们先是以赠送为幌子,向新加入的传销人员赠送一定数量的虚拟货币,每枚价格在几十元,然后通过人为操纵将虚拟币一路升值到100多元甚至几百元,吸引不明真相的人员加入,最后再通过所谓虚拟币“贬值”的周期波动进行“割韭菜”。

套路二:“挂羊头卖狗肉” 以科技之名行传销之实

今年4月15日,西安警方破获一起打着“区块链”概念的特大网络传销案。据警方在案情通报会上披露,该案涉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涉案资金高达8600余万元。

据了解,该传销团伙打着“区块链”旗号,借助西安作为“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等城市利好,于2018年3月28日起以聚集性传销、网络传销为手段,以每枚3元的价格在“消费时代”(DBTC)网络平台销售虚拟的“大唐币”,并自行操纵升值幅度。同时,该团伙还组织在国内外众多城市召开推介会,吸纳会员,根据会员发展下线情况,设置28级分管代理,截止到4月15日,该团伙共发展注册会员13000余人。

去年8月,安徽芜湖警方破获一起虚构区块链数字货币实施投资理财诈骗案件。据芜湖市公安局披露,2017年7月16日以来,该团伙开设,以发行公司数字货币“茵特币”名义搭建交易平台实施融资诈骗,同时通过雇佣网络推手散布“公司发展前景好”“ 项目投资回报高”等夸大宣传口号,并以“每日返利”及拉下线提成的方式诱惑被害人,以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等方式接收投资。2017年8月14日,三名犯罪嫌疑人关闭网站携款潜逃。

去年8月,西安警方破获一起以“虚拟货币”为名的新型网络传销案件。据警方披露,该传销组织以集团化、公司化模式运营,以互联网为载体,打着商务活动的幌子,以虚拟货币钛克币为诱饵,层层发展下线非法牟利。虽然该团伙声称钛克币与比特币一样,产生于网络世界复杂的算法,具有不可复制性,具备现实世界的流通价值。但事实上,这家公司的钛克币产生技术就掌握在公司高层的手里,只要点一点鼠标,数万枚钛克币唾手可得。

据介绍,“投资者”需要支付人民币来购买虚拟货币,购买虚拟货币后,必须要有拥有“矿机”的“老客户”介绍,才能租赁“矿机”。“新客户”一旦租赁了“矿机”,就可以在这个交易平台使用虚拟货币卖出或买进。这些“客户”最终形成了金字塔式的层级,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客户”会得到巨额非法所得。每发展一个下线“客户”租赁“矿机”,推荐的“老客户”会得到“矿机”租赁费用10%的奖励金额,每个“客户”拥有两个推荐名额,可以往下推荐7层,最上层推荐人可以拿到126人租赁费用1%的奖励。实质仍是拉人头。

套路三:“洋为中用”“出口转内销”

2017年9月8日,湖南省株洲县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涉案金额达16亿余元的特大“维卡币”网络传销案。经株洲县法院审理查明,该传销组织是一家“维卡币”传销组织,系境外向中国境内推广虚拟货币的组织,其传销网站及营销模式由保加利亚人鲁娅组织建立,设立在丹麦境内的哥本哈根,对外宣称是继“比特币”之后的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

经查明,“维卡币”组织的经营其实质是以投资虚拟货币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一定费用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和返利依据,将上述计酬和返利以分期支付方法进行发放,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而骗取财物。该案中35名被告人通过网络平台或经人介绍先后加入“维卡币”组织后,发展下线通过计利返酬获得奖金或倒卖激活码两种方式进行非法获利。其中,部分被告人积极发展下线会员,分别从中非法获利1万余元至2000万元不等。

北京金融风险管理研究院院长、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李永壮认为,互联网为跨国犯罪创造了更多条件。去年下半年我国取缔ICO(首次代币发行),并随后关闭境内所有虚拟货币交易所后,许多“交易所”转战海外,再“出口转内销”,目前对于跨境ICO的监管仍属难点。

记者梳理相关案件发现,所谓代投行为即“海外代投者”往往声称拥有某ICO项目的代投渠道,在无见面、无核实、无合同的情况下,利用社交网络工具向具有投机心理的底层散户收取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或现金,再以各种借口拖延时间拒绝退币,最终失联跑路。

许多专家对境外ICO感到担忧。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大刚认为,无论发币相关产业转移到哪里,背后的投资者、发币者和买币者其实还是中国人,仍有较大的风险。

“老套路”动辄使上万人“中招”

业内人士认为,“区块链+诈骗”往往轻易得手,确实切中许多“中国大妈”的三种心态。

第一是“着急上车”的财富渴求。

近年来,“区块链”炒作持续升温,甚至频频与“暴富”挂等号,在缺乏实质应用场景的情况下被过度炒作。“蚂蚁金服有位工程师,他在相亲网站简历上写自己是工程师,结果没人点开他的简历。后来他改称自己是区块链工程师,一下子收了360多封求爱信。”

李永壮说,大部分受害者并没有足够能力真正理解区块链。犯罪团伙往往把区块链吹得天花乱坠,再加上比特币“暴富神话”的影响,对普通人迷惑性很强。与此同时,近年来随着房价大幅上涨,普通民众“财富缩水”的焦灼感日益增强。“年年都有风口、年年错过风口”带来的焦虑情绪,确实强化了很多人“追赶末班车”“一币一别墅”的不合理幻想。

第二是“越高调越可信”的思维陷阱。

警方披露的案件显示,诈骗传销团伙往往“高调作案”,甚至频频在国内外各大高档酒店举办“推介会”,通过各类自媒体平台将团伙成员包装成区块链专家,高调迷惑受害者。去年海口警方破获的“亚欧币”案中,犯罪团伙以区块链之名,宣称“相关权威单位授权”,公然在多地豪华酒店召开推介会和论坛,很快发展会员达4.7万余人,涉及金额40.6亿元。

专家认为,很多投资者看到公司“实力雄厚”,轻易陷入“越高调越可信”的思维陷阱。以钛克币案为例,西安钛克币传销案破案起源于群众举报,由于该公司在西安索菲特酒店举办所谓区域表彰会,号称千人参加,声势浩大,被群众怀疑存有传销嫌疑。但在此之前,并没有受骗人员报案,各监管部门也没有掌握信息。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没有监管部门前期介入,等到该公司资金链断裂自行解体时,诈骗规模很可能达十亿百亿,受骗者数以万计。

第三是“赚一把就走”的投机心态。

天津市某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说,处理非法集资案中,一个常见的现象是受害人不愿意举报,甚至监管部门主动去做工作仍不举报。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许多“区块链传销”本质上仍是拉人头。在诈骗过程中,“受害者”推荐人头后有提成,事实上成为利益链条的一环,只要“庞氏骗局”没断裂,相关人员就没有利益损失,缺乏举报动力。甚至在许多非法集资和传销案中,有人明知是骗局,仍想在骗局崩盘前“火中取栗”。

理顺监管机制降温炒作“虚火”

从去年的“人人谈币”,到现在的“人人谈链”,“区块链”这个概念已被过度炒作。专家建议,应及时为“区块链”过度炒作乱象降温,区块链诈骗作为传统诈骗的高科技新变种,需要相关部门建立联合监管和联动打击机制。

专家认为,“区块链+诈骗”层出不穷,与“区块链”炒作“虚火过旺”密切相关。

“数字货币炒作活动开始向普通大众蔓延。各类面向普通大众的微信群和深入各基层的‘区块链投资’讲座和聚会开始兴起,吸引不少猎奇和求富心态的民众参与,这是泡沫扩大走向危险的标志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曲强说。

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曾光认为,区块链技术对现有的信任机制仅能起到一定的优化作用。很多行业对区块链并不存在“刚需”,现在资本市场、舆论、产业界把区块链概念炒得这么热,是存在泡沫的,目前区块链唯一成熟的应用就只有带着投机属性的比特币。

李永壮表示,有些发币机构、大V、投资人等利益相关方利用自媒体平台,过度炒作区块链前景,鼓吹数字货币“一夜暴富”,为“区块链诈骗”提供了舆论土壤,应及时降温。

去年以来,我国查处了“五行币”等大批重大案件,涉及币种上百个。张宝义认为,“区块链诈骗”作为传统诈骗的“高科技新变种”,确实给监管者带来了很多困扰。这就更需要公安、工商、金融等相关部门建立联合监管和联动打击机制,提升金融专业素养和大数据排查能力,及时发现新动向、新苗头,而非“不出事就不处理”,甚至“不出事都不知道”。

网站介绍|广告合作|友情链接|联系我们|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18 www.cngametv.com 中国电玩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适度游戏娱乐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单机游戏